阿拉丁神兜

等一个天色将晚 冰雪将融

【攀山见虹】冰块

18:00  

纪实 依旧是夏日爱情 依旧是被屏蔽得不明不白的车轱辘   

可直接走全文🔗 在评论  可能明天锁


(1)

    等办好登机手续经过廊桥走进飞机时,已经是中午,几个男孩坐成了前后两排,爱闹的人拿着手机嚷嚷着拍大合照,手机画面离得太远,画面里的自己和郭虹旭都变成小小一块痕迹,再加上手机屏幕的反光,啥也看不到,表情管理全凭自觉。


    董攀看着镜头发呆,在想自己旁边拍完照马上闭眼休息小孩还会不会不开心。


    对,他的小孩,郭虹旭虽然比他大上两岁,毕业音乐会也有过一眼之缘,可当他第一次在酒店楼下看到刘海软塌塌地耷拉在额前,鼻梁上架着一副乖巧金丝边框眼镜的郭虹旭时,还是觉得像个蹦蹦跳跳的小孩。那时候的他多像个眉飞色舞的小朋友,热情地跟他打招呼,掏出包里带的小零食,往酒店的柔软的大床重重一瘫,掏出手机就嚷嚷着董攀我要当你超话的第一个粉丝。然而没想到这人竟然天天雷打不动签到,昨天刷微博一不小心点到界面,“郭虹旭”大大的三个字边上跟着的竟然是小小的钻石八级。


    也不知道这人每天都在超话里刷些什么。董攀从来不看自己的超话,营业已经算是圆满完成任务了,发微博带超级话题有时候还要郭虹旭提醒。他知道自己的超话里多是粉丝的一些小心思,可能还有些精修过的图片。董攀就想不明白,看那些小姑娘的发言和精修过度的图片怎么就能比他这个冒着热气的真实煎饼更能逗郭虹旭笑呢。


    董攀偷偷瞄了一眼身旁的郭虹旭,长着一张白净小脸的男孩正在扣自己的安全带,一声金属脆响之后他把视线投向了董攀的安全带,然后用手戳戳他的肚子示意赶快系上。郭虹旭跟朋友在一起的时候话不多,更多的是听着毛二、王敏辉和杨皓晨互怼,然后三个人吵完架还要像跟小学生一样七嘴八舌地给凯哥解释词语意思,赵越专职添油加醋颠倒黑白,而郭虹旭负责坐在一边嘴角咧到天上去。


    真好啊生活。


    郭虹旭笑起来可真好看,董攀一边系安全带一边想。

 

(2)


🔗


(3)

    飞机开始运动,郭虹旭有点紧张,这种紧张所带来的心跳急速同时贯穿在他认识董攀之后的全过程,首席请教的拥抱,深夜夜谈的第一次开口,组队时他背过身去自己的一路小跑,再到在浴室里对唱和声,和镜头前相距不过分毫的亲密举动,他每一次都是小鹿乱撞的心率,被尽可能掩饰的声音里的颤抖,还有不知该放哪里的手臂和眼神。

 

    但这一次显得更加的慌张,节目录制已经开始倒计时,他跟他并肩的时间也开始倒计时,他没有问过董攀未来该如何,从小带在身上的不安全感愈演愈烈,他一直想问董攀:节目结束后他们怎么办。“就像鸟儿失去归巢,花朵被吹落了花瓣,他的心脏尴尬地错过了节奏,变成一串意义不明的旋律,悬在空中,空荡荡的,无比心慌。

 

    诱因其实是生理上对于失重的害怕也顺延到了恐高。他这几天的心思本就杂乱,节目录制的即将结束和受到的非议夹杂在紧锣密鼓的歌曲准备和宣传活动中显得尤为纷繁复杂,他虽然看上去并不孤僻,但性格里的成分终究让他选择独自慢慢消化,但积攒得越多,构建出来的壁垒在生理恐惧即将到来之际不声不响地溃不成军。


    郭虹旭被情绪淹没,他觉得自己像被无边无际的阴云笼罩,透不过气来,沉默而又窒息。

 

 

(4)

    轰鸣声剧烈地传来,飞机开始加速,惯性把人狠狠地挤压在座位上,高速带来耳膜的不适感,董攀随意搭在座椅旁的手突然被郭虹旭紧紧握住,转头才发现身边的人紧张地抿起了唇。“你恐高?”他凑过去轻轻问他,男低音的音色特点让这句话变成了耳语。


    郭虹旭摇摇头又点点头,心脏升至高空又害怕坠落,一句话也说不出来,只是握着董攀的手越掐越紧。董攀用手揽住他的肩,不管不顾地把整个人往自己怀里拥,换了一只手用了力度回握他。


    “别怕,我在。”


    郭虹旭感觉自己像被温柔海水包裹,飞鸟停回树梢,吹散的花瓣重归掌心,他的心脏扑腾扑腾跳回原处。


    他觉得自己才是那枚在夏日阳光下化掉的冰块,不断地消融缩小,咕噜咕噜地往外冒着泡。


— end —

 我太南了,这件事请告诉我们没有存货千万不要接急的联文 

 三次有点忙所以压着ddl写完 对不住看文的姐妹 整篇文周末有空会重修  

 最后,还是想要红心蓝手评论!

 祝两个小孩 竹马成双 比肩为王

自己拍的 晚安

嗷呜 美学老师讲耽美的语气好温柔

就很难受 某越让我内心飙车两百迈 然后看到大佬新闻联播一身正气的脸硬生生意识到自己违反交规超速闯红灯乖乖下车交罚单 我好怂 我去搞xql


某人千呼万唤不营业只活在评论里

但是有人不开心就直接发自拍了

哄男朋友高兴标准操作

我瑞思拜

别问 问就是舍友(扶眼镜)


【旭日董升】来自夏天

全文5k+ 夏日爱情故事

小情侣谈恋爱没什么好预警的…有半个车轱辘

可能有后续  想要红心评论!


(01)

“诶,我跟你说,我今天不是上完课嘛,然后走去食堂的路上学校电视台找人做街采,我就被抓过去了,然后发现人家做的是毕业季,问我毕业了你最留念学校的哪个地方。你说我长得就那么像大四的老学长嘛……”董攀扒拉了好一会面里的青菜,抬头看面前的人,还特意加重了“老学长”三个字。


“是是是,不像不像,我看你这从大一到大二脸也没变过,统一的灌饼规格。”对面的“老学长”笑得眉眼弯弯,白白静静一张笑脸,怼董攀倒是得心应手。


“哼。”


“诶,所以你答了啥?”


“礼堂啊。”


“礼堂?为啥?”


“礼堂……”董攀一边吸溜着面一边含糊着想说什么,紧接着又突然打住,似乎被汤呛了几口,咳了几声,把眼神从郭虹旭脸上移开。


“因为干咱们这一行,不都想着在舞台上多点演出机会嘛……”


理由有点生硬。耳朵有点发烫。董攀不自然地迅速埋头吃面躲避目光。



(02)

董攀一共在南艺的礼堂见过郭虹旭两次。两次他都很喜欢。

 

第一次是初见。闷热夏日,又逢大雨倾盆。董攀大一,去礼堂看演出,他去得早,正巧碰上彩排和试话筒,嘈杂的声响很多,但台上瘦削的男孩一拿起话筒唱曲子,清清亮亮的声音传出来,全场皆静,让低头坐在前排玩手机的董攀抬头看了几眼。

 

台上的男孩站得笔直,乖巧的刘海和眉眼,金丝圆框眼镜让他本来就小的脸显得更小,可爱的下垂眼目视前方。


唱的是山口百惠的《秋樱》,一首董攀非常非常喜欢的歌,在手机里单循了数月,第一次听人当面唱,还是个音色绝佳的男高音,歌声抵达舞台尽头礼堂的特制墙壁被反射回来,像一湾清澈的湖,董攀觉得那一刻自己可以看到音浪,如湖水不着声色的波澜起伏。

 

于是正式演出的时候就认真记下了报幕,郭虹旭,一个听上去无比磅礴的名字,竟然还是学长,然后再没多想。那时的董攀怎么也没想到,就在两个小时后,他跟那个台上光芒四射的学长就这样突然产生了联系。

 

演出结束后雨仍然很大,夏夜的雨带着轰轰烈烈的闷热气息席卷而来,董攀不喜欢拥挤的场所,所以谢幕后仍在座位上窝了许久,等人都走空后才不慌不忙地拎着伞走到门口,门口却还站着一个人,那人在夜色中看见他,怯生生地问了一句:“同学可以一起走吗,我早上天晴的时候来彩排的,没带伞。”


“啊…可以,你去哪?”


“邮电宿舍楼。”


“行,正好顺路。”


他们俩的宿舍楼都在校外,雨天步行也最为合适。走到马路上的时候,董攀瞄了一眼身边的男生的脸。


“你是郭虹旭?”


“啊,我是。你是?”


“学长好,我是董攀,我大一的,刚刚你唱得真棒。”


“哈哈,谢谢你。”


毕竟在同一个学院,郭虹旭是个开朗乐观的人,董攀也并不内向。聊了一路不知不觉就走到了宿舍楼下,郭虹旭问了问董攀的宿舍和联系方式,腼腆的学长笑着表示下次请董攀吃个饭,董攀客气地推脱了一下两人便告别了。


大概过了一周,是个晴朗的初夏午后,董攀在健身房里收到了郭虹旭的微信,问他晚上有没有空一起吃小龙虾,于是欣然成行。


就这样一来二去,董攀成了郭虹旭身边的一部分。郭虹旭上了大三课少,总是会去董攀的教室等他下课,然后两个不同专业不同年级的人一起去吃饭,南艺校园不大,两人来来回回夜晚走了几千遍,见证这片土地的草木枯荣,看一年四季。

 

一晃两年。

 


(03)

第二次是郭虹旭的毕业典礼。按理来说没他什么事,又是学弟,专业也不同。但在毕业典礼前半个月董攀还在考虑怎么混进礼堂看他的时候,学校老师找到了董攀,两鬓斑白的声乐老师捻着艺术家气质的大胡子一边敲击键盘,一边问他愿不愿意作为学生代表跟校领导一起上去给优秀毕业生献花。


当着老师的面,董攀内心迅速盘算,这门差事要是接了,礼堂他是顺理成章地进去了,但是行动受限不太可能有机会给郭虹旭拍照。于是董攀开口:“老师,我有点活动……”


男低音声音太低,也许老师还耳背,大胡子老师似乎觉得这种光荣差事没人会推辞,大手一挥,一脸的慈祥和蔼:“你有点激动?有啥好激动紧张的,校领导也就那几个,优秀毕业生你应该也认识,郭虹旭知道吧?


“……”


“郭虹旭不认识?那那个你们系的,王利明认识吧?”


“……认识……”


“那台上都熟人,没啥好怕的,就这么定了哈。”


分批排练了两次,郭虹旭都在忙毕设。两人没碰上过面,也就称心如意地往董攀所预计的惊喜效果上走。

 

毕业典礼。


董攀站在后台侧边撩开幕布悄悄往观众席上看,郭虹旭在前面几排坐着,正襟危坐,目视前方,看坐姿就知道一直是个乖宝宝。身边似乎坐着他的家长,郭虹旭的眉清目秀果然是家庭的优秀基因,也戴眼镜的妈妈指着台上,笑着跟他说什么,然后替他理着学士服的褶皱,两人都微笑着,是董攀认识他以来一直设想的他的家庭环境。

 

主持人公布优秀毕业生名单,然后学生代表的队列开始并排跟着校领导的队列一一缓慢移动,董攀目测了前面的人数和舞台中间的郭虹旭,蹲下来系鞋带,示意身后的同学补上他的位置先走,身后走上来几个同学后,董攀迅速站起来,抱紧他特意去挑的花束,站起来挤进了队列。

 

董攀从舞台右侧走上台的时候,郭虹旭正对着台下举着相机的母亲露出八颗牙的微笑和标志性的眯眯眼。


“倒计时。”董攀孩子气地在心里默数。


“5”校领导走到郭虹旭面前,郭虹旭腼腆地叫了一声老师好。


“4”校领导跟郭虹旭握手。


“3”校领导把优秀毕业生证书递给郭虹旭。


“2”校领导站到了郭虹旭左侧,让出了位置。


“1”郭虹旭准备抬头跟在校领导身后的学生代表拿花束。


“0”郭虹旭的目光从花束聚焦到那人的脸。整个人一愣。面前的少年抱着一大束鲜花,穿着得体的黑色西装,领花是认识郭虹旭之后从他那收到的20岁生日礼物。他对着郭虹旭笑。


“Boom”董攀对着郭虹旭做出口型,像有成千上万的烟花在夜空中绽放。



(04)

“这花真好看,学校也挺良心的。”郭虹旭送走家长后跟董攀窝在学校的咖啡厅,两人单独待在一块之后,惊喜之余却又不知道如何反应,只好低头去看怀里的那束鲜花,满天星簇拥着蓝白色的玫瑰,交杂了几朵米白色的小雏菊。


“喜欢就好。”

 

花束董攀挑了好几天,献花的环节在整个典礼流程上并不重要,学校仅仅要求统一的包装纸。董攀研究了一天花语,又研究了一天颜色,第三天去花店里晃悠了大半个上午,还是不知道如何下手。


花店的小姐姐看他犹犹豫豫,带着一脸看在眼里的微笑对他说:“你买花是送谁的?我帮你搭?”


送谁的,送郭虹旭的,但人家显然问的不是这个。


送同学的太疏远,送学长的太隆重,送家人的太亲密,送情人的太热烈。就连他自己也说不清楚两人之间到底是什么关系。董攀原地背着手像个青春期有了心事被发觉的孩子,红了耳朵却又不知该说些什么。


花店的小姐姐笑了:“那我大概猜到了,我先搭着,搭完你看看合不合适,不合适的话再在细节上做删改吧。”


“成。”

 

花束搭好了之后董攀有点开心。主色调是蓝色的,很好看。他谨慎地问了一句:“这束花是有什么寓意吗? ”


小姐姐递给他:“这束花呢 是送给夏天的。”

 

可以送给夏天的光,夏天的雨,夏天的树叶,和夏天的你。

 

郭虹旭一直是董攀的夏天。不止一个人跟董攀说过,拿四季来比喻的话,他是一个很像冬天的人,少年老成,平时话很少。


那郭虹旭就是个阳光灿烂的男孩,瘦瘦高高的人儿,几乎见他最多的表情就是微笑,很实诚的露出一排白牙的笑容,笑着让董攀想起夏天里柠檬气泡水,想起冒着冷气的冰棍,想起透亮的绿色湖水,在阳光下闪着光。


而他就是被那根冰棍冻住几秒的舌头,那片水域里失了魂的飞鸟,在那个夏天里因为怦然心动而苏醒的冬眠的熊。


那个夏天,才二十出头的男孩突然下定决心。


那些想说一直没说出口的话,那些隐藏在百事可乐、小龙虾、芒果冰沙和鲜花里的爱意,像一个个藏在骨头里浪漫的泡泡,它们永不消散,它们不断地冒出来。

 

“郭虹旭。”


“啊?”郭虹旭抬头。他印象里认识董攀以来他就没怎么叫过他全名,不熟的时候喊学长,熟了之后各种绰号轮着叫。


对面的少年黑色的眼眸中有亮晶晶的东西,郭虹旭静静地等待下文,手指情不自禁地握紧了面前带着水汽的玻璃杯。


“那花是我去挑的,送给你的。

  我喜欢你。”


董攀紧紧盯着面前的男孩,想发现一点蛛丝马迹的反应。




(05)

郭虹旭似乎没什么反应,仅仅是微微怔了怔移开了视线,缓缓端起眼前冰镇的蜜桃乌龙茶,手指有些颤抖。他小口小口地抿着,能感受到董攀一直看着他,他没管,就这样沉默着喝了几口冰镇的茶水。然后他把玻璃杯放回,清脆的玻璃杯碰到桌面发出响声,心里却是一块顽石落地。


“我……


“我只是…只是跟你说一下,没有想要干什么……”董攀开始有些不淡定,少年咬了咬下唇,尝试着解释,但是眼神还是锲而不舍地盯着对面的人。


郭虹旭还是低着头,眼神紧紧盯着那个玻璃杯,视线范围内还有董攀放在桌上的手。


“不,我想说的是……


“我也喜欢你,攀攀。


“我们在一起吧。虽然我已经不在学校了,但是住的地方离这也不远,我们还是有很多时间……”


郭虹旭突然停住,他看到桌上的那只手伸了过来,轻轻放在自己握着玻璃杯的右手上,掌心柔软。


他忐忑不安地抬头,看到对面的少年对着他笑得灿烂。


大大的眼睛,线条分明的脸,帅得像个芳心纵火犯。




(06)

毕业之后郭虹旭在外面租了个单身公寓,董攀没事的时候会去那里过周末。

 

夏夜里星辰闪亮也比不过爱人的眼眸璀璨,年轻的男孩们把夜晚的时光加倍利用,舌尖在锁骨上勾画,漾出一圈水渍,伸手从郭虹旭的白t探进脊背,精瘦的男孩蝴蝶骨线条勾人,肋骨分明,董攀一点一点吻下去,像穿越山峦起伏,触碰柔软。

 

厚重的玻璃窗把外界的一切嘈杂都降低分贝,变成悠远而绵长的伴奏,只有被降过噪的空调外机闷响还在锲而不舍地传来,和着男孩抑制不住的喘息声,像上个世纪的旧电影伴奏。

 

郭虹旭的胸口被董攀嘬出了一片浅红,像落日的余晖蔓延,他伸手去抚摸董攀毛绒绒的后脑勺,指缝里透过柔软的发梢,掌心微微发痒。郭虹旭想起老师上课带他们理解曲目,说时光像伸手鞠一捧流沙,看似牢牢抓紧,实则在指缝里流逝。他下意识地拢紧了自己的五指,那后脑勺的主人却发现了他的走神,年轻的男孩微微动了气,力度逐渐加重,潮水好似将他包裹,温柔而澎湃。

 

郭虹旭的手微微下移,搂上董攀的脖颈,微微起身去够他的唇安慰,身体也因这挣扎而贴得更深,在自己即将封不住喘息的最后一刹那,将爱意渡到爱人口中,然后散布到每一个细胞。

 

 南京的夏日总逢暴雨,潮湿闷热的天气将潮气糊上白墙和空气中,董攀光脚踩在冰凉而又潮湿的瓷砖上,抱着喘息着的男孩,还抽空伸出一只手把空调的度数调低温度,然后低头吻去郭虹旭额间的细汗。


午夜时分,郭虹旭还没睡着,听见身边的男孩近在咫尺轻微的呼吸,外面街道的路灯透过窗帘的缝隙渗进来,在董攀的脖颈上留下模糊的光斑,郭虹旭侧过身去轻轻抱住熟睡的男孩,翻动的声响似乎惊动了他的梦境。


“唔……旭旭……”男孩吧唧了一下嘴往郭虹旭的方向又蹭了蹭。


郭虹旭安心地闭上了眼,沉溺于属于夏天的美梦。




(07)

那天董攀下课,黑色T恤和牛仔裤,双肩包,头顶上的蝉不知疲倦地叫着,他站在路口的榕树下等郭虹旭。


每周五下午的时候董攀都跟同学在操场上打篮球,等到大汗淋漓,筋疲力竭,天色将晚的时候,郭虹旭都会先给他打电话,然后他骑着单车晃晃悠悠穿过那条栽种着法国梧桐的林荫小道,回到宿舍冲个冷水澡,下楼的时候郭虹旭就已经在楼下等他了。


但是那天不一样,郭虹旭提前一天给他打电话。


“攀攀,我妈妈来南京看我了。我今明两天请了假,明晚咱们一起在家吃饭吧。”


接到电话的少年发怔,握着手机的手掌心不自禁地微微出汗:“你陪你妈妈吃吃饭,我就不掺和了吧。”


“你就来嘛…我妈让我叫你来吃饭的。“


“啊?你跟阿姨说啥了她还认识我。”


“我就说……咳咳嗯……”对面的爱逗他的男孩特意清了清嗓子。


“董攀呢,是我学校里的学弟,人呢特别乖又特别帅,我们每周五都会一起吃饭。哈哈哈就这样。”


“他还是我特别特别喜欢的男孩。”一天前郭虹旭握着手机非常非常认真地跟妈妈说。


漏说一句应该不会怎么样,郭虹旭摸摸了自己还没有匹诺曹变长的鼻子,又好像对面的人能看到一样赶紧把手放下来。


“那明天大概几点?我早点过去,别让阿姨等。”


“我请了假的,明天五点去接你。”


“行。”


“那……我挂了啊。”


“诶等等……你说要给你妈妈带点什么礼物呢?”


声音传来的时候郭虹旭在看窗外,郁郁葱葱的香樟和斑驳的树影,他住的老式居民区下偶尔还会有麻雀穿过被树叶切割的光束,一蹦一跳,远处的蝉声依然在响着,混合着空调外机的轰鸣。


瘦瘦高高的少年举着手机立在窗前,笑得阳光灿烂,眉眼弯弯。

 

 

 

 

 


【旭日董升】小朋友

占tag致歉

深夜存个档  bgm:小朋友 

瞎剪的视频 我爱这首歌 也爱他们

b站:https://b23.tv/av66405720

新置顶 

算了懒得换号

首页杂乱 看文走合集 

写着玩儿 没什么雷点

墙头众多 随时跑路

但我磕的都是真的(信誓旦旦)


以及为了避免打扰 絮絮叨叨自言自语就在这条评论里了


【楼诚】【楼诚衍生】如您所愿——《伪装者》播出四周年纪念暨2019中秋国庆联文活动细则

转一下防止我咕

mimi剑雨秋霜:

今天,2019年8月15日。整整七十四年前,日本天皇发布无条件投降诏书,第二次世界大战中国及亚洲战场取得决定性胜利。


天地悠悠,有信仰不灭;


沧海桑田,惟家国不朽。


英雄无名,然英雄不死;


岁月浩荡,幸岁月温柔。


为了铭记与致敬 ,如您所愿——《伪装者》播出四周年纪念暨2019中秋国庆联文活动,将于2019年8月31日正式启动,至2019年10月9日结束。联文跨越《伪装者》播出四周年纪念日、中秋节、烈士纪念日和国庆七十周年庆典,历时共40天整。


活动欢迎所有楼诚及衍生写手加入,现发布相关细则,敬请关注。


一:本次联文全称为:如您所愿——《伪装者》播出四周年纪念暨2019中秋国庆联文活动,写作对象为楼诚及其衍生全CP。


二:联文题目自选,因为恰逢国庆与中秋期间,所以建议主题积极向上、吉祥团圆,当然爱国守法啥的就是最基本的啦!


三:联文内容应不涉及性转、恋童、生子、过度黄暴(情节逻辑合理的肉除外),不建议ABO、RPS。


四:联文可以是为活动单独创作的作品,亦可是作者原有作品的更新;字数篇幅随意,单篇欢迎,上下集更佳,小长篇那是搓手等待啊!


五:联文请在2019年8月31日0:00点——10月9日24:00点之间发出,具体发布时间随意。所有联文作品请打“《伪装者》四周年纪念联文”和“楼诚2019中秋国庆联文”双TAG参与,为便于统计,请发文时 @mimi剑雨秋霜  以便最后制作统一目录。


 


截至目前,通过活动文宣以及私信报名的仙女们已经超过了四十位,她们是:(排名不分先后,而且名单会越来越长啊亲们)


@helene @维木向东 @冰雨寒月 @Glitter Tears  @望春花  @Silvia安歌  @云飞  @mimi剑雨秋霜    @大橙子与猫殿下  @梓兰菱落  @~小狸子~  @青卿  @胭脂雪冷 @可爱的记者朋友 @忧夏     @櫻桃糖漿  @思念楼诚的小号  @团麦子   @阿雁  @萤火不温风  @看见一只鹰  @喵观   @世影成说    @无边升平明天一定更文  @渐渐彷徨——风雨与共大号  @竹叶青不青  @傅东淮  @苏七染青瓷  @白日过曝  @Wuli_明薰  @穿山越岭一阵风  @波妞Ponyo_w自留地  @滚来滚去的鹿鹿 


 @阿拉丁神兜  @碎碎念的一个号  @Alice~诺  @安大略  @季末长歌  @忘川  @明月夜  @常十三戒  @夏天怕热 六月怕散  @亿聲宥呢爱楼诚  @路无非  @太太们的超级粉丝 


 @道系智障云十四  @轻home  @方小鹿  @维庸  @乌冬冬冬don 


与以往不同的是,本次联文特别邀请了部分楼诚资深作者参与,请期待美好的久别重逢:


 @何惜一行书  @蔚山沉没    @美人赠我糖葫芦 


 




PS:


哪位报了名的宝宝我没有写上名字,赶紧告诉咪补上哈!另外另外,活动结束前均可报名啊,快来加入我们吧!


活动将在近期建立专属微信群,哪位仙女不便进群请先告诉一下咪!


好了,联文还有半个月时间正式开始,小伙伴们嗨起来呀!


让我们一起用手中的笔


致敬先辈,


致敬祖国母亲七十华诞,致敬每一个平凡而努力的你我。


 






2019年8月15日


抗日战争中国及亚洲战场胜利纪念日


附:文宣链接


如您所愿——《伪装者》播出四周年纪念暨2019中秋国庆联文活动 文宣

这个故事真正有趣而荒唐的片段在于真相是真的同时真相是假。

*我真与他拥抱黑暗里。*我也才没有不舍他。

于是我双手空余,用伤感和透明祝愿在他们各自的余生里翩翩起舞,在马孔多那样连天的雨里不要做上一个有他的梦。

忘了就好,遇见过就好。

既没有时光机可以更早一点正确地相遇,也不可能抛弃世界倔强地成全。小和尚骑着小毛驴晃晃悠悠,八十一难多或少了几难又早就记不清,跌跌撞撞本就是一个人走过来的日子,重新变成一个人倒比破了那些戒律清规要痛快得多。

祝这个故事从未发生。

发生了也不要记得。

友谊地久天长。